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刘强东事件发酵,三家美国集体诉讼专业户围猎京东

  • 公海游戏大厅手机版
  • 2019-09-26
  • 372人已阅读
简介表面看来似乎与本案毫不相干的三家美国律所,却抢先表明了起诉之意,而且他们全部参与了一个月前对另一家中国企业的集团诉讼。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寻找中国创客 (ID:xjbmaker),作者

表面看来似乎与本案毫不相干的三家美国律所,却抢先表明了起诉之意,而且他们全部参与了一个月前对另一家中国企业的集团诉讼。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寻找中国创客 (ID:xjbmaker),作者:黎明,编辑:苏琦。

刘强东和他的京东,正在迎来一个多事之秋。

自上周爆出刘强东美国涉嫌性侵事件以来,短短三天内事件迅速发酵。

虽然京东公关在第一时间发布声明进行澄清,但随着案件的更多细节被公开,刘强东的处境,似乎并没有他在如意集团合作现场所展现的那样如意。

信号传导到股市,京东股价应声而落。事件爆出后美股第一个交易日,京东股价开盘大跌逾7%,收盘下跌5.97%,创下年内新低,当日市值蒸发27亿美元;第二个交易日股价下跌10.6%,市值跌至373.1亿美元。

正当京东焦头烂额之际,美国三家律师事务所却发起调查,矛头直指京东,指控其存在虚假披露案件等行为,并有可能发起集团诉讼。对此,京东方面尚未有回应。

“这三家律所做集团诉讼非常有名,他们一旦在引起公众关注的信息中,发现有发起集团诉讼的可能,就会抢先发起。该美国律师还透露,目前来看,京东不实陈述及由此导致股民利益受损的事实,都无法直接判定,集团诉讼能否立案还要看案件进展。”

据其透露,一般集体诉讼的代理费很高,在拿到判决书或者案件和解后,代理案件的律师事务所会向原告收取案件赔偿金额的30%~50%。这也是美国律师集体诉讼较多的一个原因。

三家律所瞄准京东欲发起集团诉讼

9月2日,刘强东美国涉性侵风波开始发酵,两天后,The Rosen Law Firm、Pomerantz LLP、The Schall Law Firm三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分别在官网宣布,将调查京东是否涉嫌失实披露刘强东案情,进而使京东的投资者蒙受损失。

同时,这三家律所都在声明中邀请投资者参与调查,而这可能引发集团诉讼。

在美国律所发起调查之前,京东公关在9月2日下午,通过微博对事件进行了官方回应,强调刘强东在美国遭遇失实指控,经过当地警方调查,未发现有任何不当行为。

刘强东在明尼苏达州的当地律师约瑟夫・弗里德伯格(Joseph S. Friedberg)也指出,“目前刘强东未受到任何起诉,我们坚信他之后也不会受到任何起诉。”

正如他所言,目前刘强东尚未受到任何起诉,但有意思的是,表面看起来似乎与本案毫不相干的三家美国律所,却抢先表明了起诉之意。

The Schall Law Firm认为,京东可能违反美国证券交易法,将调查京东是否涉嫌发布虚假信息或误导性陈述,以及未能披露与投资者相关的信息。同时,The Schall Law Firm鼓励损失超过10万美元的投资者联系自己。

Pomerantz LLP则表示,其将代表京东的投资者进行调查索赔,调查涉及京东及其部分高管和董事是否从事证券欺诈或其他非法商业行为,同时也建议受损的投资者联系它。

The Rosen Law Firm表示其正代表京东的投资者向京东提出可能的证券索赔,理由是京东可能涉嫌向投资者发布重大误导性商业信息,该律所正准备提起集体诉讼。

一位从事诉讼业务的美国律师向记者表示,这三家美国律所的诉求基本类似,而且都表明在调查取证,以及邀请经济利益受损的投资者参与调查,这说明集团诉讼并未进入立案流程。

“起诉本身是没有受损金额标准的,但是最终法院会认定损失最大的投资者担任首席原告,代表大家进行集体诉讼。”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郝俊波进一步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The Schall Law Firm在声明中鼓励损失超过10万美元的投资者联系它,是因为只有拿到最大损失的投资者,才能够担任首席律师。

但从案件进展角度来看,针对京东的集团诉讼,目前尚处于召集原告阶段。

信息披露和股价下跌原因成为本案两大焦点

在这三家美国律所的声明中,都提到了一点,即京东涉嫌误导性披露或虚假陈述。“这是大部分美国证券集体诉讼案的原告代理律师都会引用的条款。”美国律师表示,集团诉讼成立的前提条件是京东股价下跌造成了投资者损失,而股价下跌是因为京东信息披露不实引起的。

同样的,京东的集团诉讼能否成立,第一焦点在于其是否构成虚假陈述或误导性披露。

在本案中,京东公关承担了信息披露的角色。记者向京东方面询问相关事宜,截至发稿对方未予置评。

郝俊波表示,京东以微博的形式披露重大信息没有问题,这可以视为京东对公众的官方正式披露。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顾问称,京东在本次信息披露中表现得很圆滑,声明没硬伤,一看就是老手,很难直接判定其构成欺诈或误导。

前述美国律师认为,以目前京东的公开回应来看,只能认为京东的信息披露不够准确,但无法直接判定其披露不实。“美国是判例法国家,法官通过以往法院判例来做出判决。而法律具体条文的描述相对模糊,并未对不实陈述的具体形式做出明确规定。”

而本案的第二个焦点在于,信息披露的不实叙述,是否对京东的股价造成了不利影响。

9月5日是京东在事发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当天股价收盘下跌5.97%,创下年内新低。

他表示,目前尚难以判断京东的信息披露方式和其股价下跌是否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但可以计算投资者的损失范围。

郝俊波指出,“对于股价下跌,如果投资者已经卖出股票,则可以计算出损失;如果没有卖出,也可以计算理论损失,具体方法就是根据股价大跌后三个月的平均价格,来判断消息最终是否对股价造成影响。”

实际上,自今年1月末以来,京东股价就在一路震荡下跌,从最高价50.68美元,跌至当前最低价29.06美元,股价最高跌幅达42.7%,全年总跌幅接近30%。

集体诉讼代理费占赔偿金额的30%~50%

实际上,在美国针对上市公司的集团诉讼并非新鲜事,部分老牌律所甚至以此作为重要业务,专门“狙击”潜在猎物。

阿里巴巴、拼多多、趣店、分众传媒、聚美优品、安博教育等,都曾被美国律师事务所发起集团诉讼。阿里巴巴在2015年1月因为平台假货问题和财报影响,引起股价大跌,由此导致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集体诉讼。这场官司一直打到今年6月,最终美国地方法院驳回了该集体诉讼。

巧合的是,本次要调查京东的这三家老牌美国律所,同样参与了一个月前发起的对拼多多的集团诉讼。

其中,The Rosen Law Firm参与了对阿里巴巴、拼多多和京东的集团诉讼。其被业内誉为集体诉讼的“专业户”,被Law360评为全美证券业集体诉讼业绩前三,且多年连续入选最活跃集体诉讼律所前五名。

Pomerantz LLP是美国著名的华尔街老牌律所,已经有80多年历史,代理了无数证券集体诉讼,包括BP石油、巴克莱银行、雅虎诉讼案等案件,京东是其最新准备发起的对中概股的集团诉讼。

The Schall Law Firm在官网介绍中称自己是一家证券集体诉讼公司,致力于帮助投资者从涉嫌欺诈的上市公司中收回受损资金,曾参与过对Facebook、甲骨文公司、特斯拉、斑马技术公司、正兴集团等上市公司发起的集团诉讼。

“这三家律所做集团诉讼非常有名,他们一旦在引起公众关注的信息中,发现有发起集团诉讼的可能,就会抢先发起。”美国律师还透露,“一般集体诉讼的代理费很高,在拿到判决书或者案件和解后,代理案件的律师事务所会向原告收取案件赔偿金额的30%~50%。”

但上述美国律师并不认为本次针对京东的集团诉讼一定能立案,“这三家律所的战略可能是,一方面发出消息,看看有多少投资者愿意来参加诉讼;另一方面跟进案子进行调查,看是否值得发起集团诉讼。两手抓,抢占时机。”

但在中国,集团诉讼并不常见。从法条上来看,中国有类似于对集团诉讼的规定,另外程序法中也有“诉讼代表人”的概念,但在实际操作中,在中国发起集团诉讼并不现实。

郝俊波表示,“在中国,证券索赔有一些前提条件,比如必须得到证监会的批准或者法院的判决,认为这个上市公司存在虚假陈述,否则法院都不会立案。”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从司法行政的政策上来说,我们不鼓励,甚至是有意阻碍集体诉讼的产生。因为任何一个集体诉讼,首先构成一个‘群体性事件’,而这在当前的政府治理模式下并不是一件好事。”

“相比之下,美国的起诉门槛非常低,只要是上市公司股价下跌令投资者受损,而且是因为上市公司涉嫌信息披露不实、未披露不利事实,或者有其他任何方面涉嫌虚假陈述的,都可以向法院起诉。”郝俊波说。

文章评论

Top